过年,就他一人来看我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05 17:13
  • 人已阅读

  每年过年,他都会来看我,今年初二,他又来了。

  他以前也和我在一个企业,我进厂四年后他们一帮初中毕业生就业到厂,那时厂里正值一个新产品要上马。新产品主要技术设备是我一手挑头研制设计制造安装的,他们进来不久,就要选一批人去杭州实习,回来就作为那产品生产的技术骨干。所以挑人落到我身上,他,我没有看上,所以去杭州实习培训的人员中间没有他。

  后来,没有多久,他经过一个从化工局回到厂里的老干部的推荐,他到了化工局当一个小小业务员,好像就是统计一类的工作。他去了局机关,一直被我们背后笑话。那时的机关,虽然是我们的领导,可谁也看不起机关的工作。特别是我,搞技术工作的,看不起那些搞行政工作的。局机关好几个工程师看中我,要我去机关工作,都被我拒绝了,不像现在,许多人都想去当那“公务员”,那时没有这称呼,只是“机关工作人员”。

  后来,八一年,局机关党委下死命令要调我去,又加上刚调到厂里的党委书记对我无理迫害,我抛弃了我心爱的技术工作,改行干起了管理工作。

  我到了机关,和他接触不是那么多。我在科技科(后来的科技处),他在生产科(后来的生产调度处)。九一年,生产调度处一个处长病休,一个副处长调到设计院当院长(正处级),局领导把我平调到生产调度处任副处长,主持工作,享受正处级待遇。就是那时,他成了我手下的兵。后来和安全处合并为“生产安全处”,还是我主持工作,他还在我手下当兵,升任副主任科员。再后来,九四年机构改革,又和设备能源处合并为“资产经营处”,他和我一起还是干生产安全,我又多了一份质量管理工作,原来设备能源工作我一概不管,由原来那处的副处长管着。

  九六年,分管我们处的副经理为了把我撵出“资产经营处”,因为我不但不拍他的马屁,还和他死顶着。他把我踢出到没有人愿意去的化工行业管理办公室,把他的亲信提了起来。

  我到了行业管理办公室以后,那副经理管不着我了,就拿我那位同事开刀,几次逼他“揭发”我的“罪行”。可是他一直坚持:“XX是个好人,清官,没有犯罪!”——这是我退休多年以后才知道的。这副经理以前我说过,是个小人,是靠拍马屁上去的,下面企业的厂级领导没有一个看得起他的。我也说过,我要“感谢”这小人,没有他把我赶到行办,我也不能以公务员身份退休。

  为我坚持正义,自己却受打击报复。我离开资产运营处一年后,他被精简到石油化工厂。几年后,买断工龄失业回家。

  失业后,什么也干,帮人养貂养鱼,甚至做小区保卫、马路协管员等。生活可说艰苦,可是他依然乐观,不要别人的帮助。

  今年初二他又来了。第一个告诉我他退休时可以享受公务员待遇。青岛市是全国机构改革最早的试点,是俞正声当书记时在94年干的。把工业局的所有人撵出政府工作人员名单。保护了市委市政府等部门的人员利益,他们不但不用害怕被精简,反而可以扩编找人。可是苦了我们十几个工业局的人。两年后,山东省也改革了,对被改革工业部门的人员安排比青岛市要好。所以青岛市的不干了,频频上访,我这同事是跑腿的,别的人出路费,他市里、省里和国家信访部门都去了,要求执行山东省的文件。好多年艰辛的路程,终于得到答复,凡是九四年改革时在册人员,满三年机关工龄的,到退休年龄都可以按照公务员退休,文件上有可以享受这待遇人的名单,他在列。明年他到退休年龄了。

  第二件事我问他个人问题解决没有。他妻子好多年前由于提前下岗得了忧郁症去世了。这次来告诉我他找到一个,是一个企业的老总。去年他们去云南、江西、上海旅游好长时间,在上海曾经住一千五一晚上的高级套房,让他“享受享受”。给他买名牌衣服,指着他穿来的羽绒服,说是五千多元一件。告诉我出一半价钱在机场附近帮他买了一套房子,又给了他五万多元一块的金表。不让他去干那些很累的活了,经常给他钱让他花。这女的有一个儿子,也接受他,说只要他能把他母亲侍候高兴就可以了。我说,你不要去打她家产的主意,他说他明白,他也不想。再过几个月,那女的丈夫去世满三周年了,他们就可以登记结婚了。不过我说,虽然说你不打她财产的主意,可是婚姻法规定,婚后财产归双方所有。他说,他会正确处理这些事。我说,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,你要珍惜,你前半生吃苦了,后半生好好享受,不要被金钱迷了眼睛。

  我祝贺他找到一个如意女人,还是一个“富婆”,为他感到高兴。

  过后的几天,让我思绪万千,想了很多很多。

  不仅仅是他取得幸福,而是为什么我以前没有看好的人却对我如此好,每年来看我,而那些我手把手教出来,上了大学、中专,当了局级干部的,那些在我的帮助下分到房子的,提了职的,却把我忘了。不来看我,我不怪,可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我也就满意了,可是都无音信。是的,他们的成功不是我的功劳,是他们自己的努力。可是他们也应该扪心想想,是谁帮了他们的忙,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。当然这也与我自己有关,是我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圈子里,无视权贵。原企业一老工人说我“迂腐”,一言中的,可是江山好改本性难移,我还是我,我不想改变自己,走自己的路,不需要别人说什么。

  世态炎凉,让人伤心,但在炎凉之间也有真情所在,就在那不经意间。

?

胜于兰

?

上一篇:穷学生的爱情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