厨房里写满“我爱你”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4 15:47
  • 人已阅读

  从小到大,包括读大学,我一直在父母身边生活,过着饭来张口、衣來伸手的生活。大学毕业后第三年,我来到北京工作,在同学的帮助下租了一套一居室,从此开始了我的北漂生活。

  

  师兄成了对门邻居

  

  过了一个月饥一顿、饱一顿的生活,在我的嘴角无数次上火发炎的时候,陈帆出现在我的生活里。先是隔着千里的距离,在电话里嘱咐我喝凉茶去火,再后来就来到我的身边,我们一起从超市买回排骨和冬瓜。回到我小小的蜗居,陈帆一头钻进厨房,冰锅冷灶顿时有了生气。排骨和冬瓜经他的手洗了无数遍,冬瓜切成均匀的小块,和排骨一起放进了电饭锅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厨房里的香味已经触动了我的嗅觉。当排骨汤的香味在房间里四处飘溢的时候,我突然有些迷恋这烟火的味道。从下午3点一直到傍晚5点,整整两个小时,陈帆不停地往返于厨房和客厅之间。

  

  当客厅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,陈帆端着满满一锅冬瓜排骨汤走出厨房。我早已经被香味诱惑得直流口水,迫不及待地舀起一勺汤送到嘴里,竟然是通体的舒服与惬意,一股说不出来的清甜与爽口直沁心腹。仔细查看汤内,除了排骨、冬瓜、姜丝、葱丝,竟然没有掺杂其他任何材料。

  

  我惊讶如此鲜美的汤他是怎样煲出来的?陈帆答非所问:“女人是用汤来养的,好喝就多喝点。”

  

  陈帆是比我大一届的同校校友,大学毕业后去了南方工作,据说发展得不错。谁想到他这一次来到北京竟然打算不走了。他租下我对面的房子,和我做起了邻居。

  

  陈帆在一家外企做通信销售,工作时忙时闲。他对做菜有着天生的兴趣,比起我对厨房的弱智,他的厨艺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他喜欢煲汤,从超市买回一个中号的炖罐,里面搁几块骨头或一些鸡块,再配一些中药材,用文火一炖就是好几个小时。只要陈帆在家,每次我们的饭桌上都是两菜一汤。他的厨艺让我十分佩服,我越来越喜欢在厨房里给他打下手,剥一头蒜、切一根葱,都能甜到心里去。陈帆的细心照料调理了我的胃,我的气色越来越好,胃疼已经很久不曾发作了。

  

  好厨艺抓住了我的胃

  

  在陈帆面前,我是肆无忌惮的,他从来不嫌弃我胖,他还发明了几道养颜减肥汤,每次看我狼吞虎咽、大快朵颐的样子,他总是笑眯眯地嘱咐我:“慢些慢些,没人和你抢。”渐渐地我和陈帆开始称兄道弟,说话没遮没拦,我不止一次地对陈帆说:“哪个女孩找到你做老公,真是有福气!”他毫不理会,依旧细心地照料我的生活。

  

  漂泊在外的生活琐碎具体,好在有陈帆在身边,他的宽容大度为我撑起了一片天空。我在厨房里挥刀舞勺简直不是普通的天才,切菜的时候弄得案板上都是水,切西红柿的时候切破了手指,削土豆的时候笨手笨脚,陈帆看了又气又笑。

  

  陈帆喜欢喝粥,我自告奋勇为他煮粥。粥沸出了锅沿,厨房里都飘出了焦味,我还坐在电脑前面稳如泰山,早已经忘记厨房里的粥。陈帆喜欢吃水饺,我既不会和面,也不会擀皮。我买回两袋速冻水饺,没想到竟然煮成了一锅粥,饺子都给搅烂了。

  

  每次见我为厨房的事抹眼泪,陈帆总是安慰我:“没事,不会做咱就不做了,我会做就行了。”我靠在他的怀里,任这个木讷的男人搂住自己,突然觉得自己遇见了对的人。

  

  然而,陈帆不懂得风花雪月,他是个事业型的男人,严肃内敛,觉得生活就是实实在在地过日子。他脾气好,善良温厚,却从来没有向我表白过、暗示过,也从来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,我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遗憾的。女人都是感性动物,我同样喜欢听心仪的男孩说一些甜言蜜语。每次我问他:“你有喜欢的女孩吗?”他总是笑着回答:“现在条件不成熟,有喜欢的也不敢表白!”我继续刁难他:“她知道你爱她吗?”他挠挠头:“应该知道吧,爱不是说出来的,有很多事情可以代表那三个字。”

  

  我和陈帆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相处着,从来没有见他往住处带过女孩子,也从来没有听他说起和女孩子约会。他包容着我的坏脾气,一如既往地让着我,陪我玩,给我做好吃的。

  

  原来爱已深入骨髓

  

  时间一晃,我已经在北京待了一年,老总提拔我做了策划总监。公司给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离公司近,不需要坐公交车或乘地铁。我已经打算收拾好就搬过去。

  

  恰好此时陈帆去南方出差一个月,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他打招呼,他就走了。我给他留了纸条,托房东转交给他,把行李搬到了新的住处。新房家具家电一应俱全,我几乎从不在家开火做饭,一日三餐都在外面解决,厨房成了摆设,冰箱更是很少打开。

  

  每天下了班,我总是和同事吃了中餐点西餐。吃来吃去胃却越来越不舒服,甚至有几天夜里胃消化不良,严重抗议。我给陈帆打过几次电话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的电话不是无法接通,就是不在服务区,最后一次拨打时竟然成了空号。我和他就这样失去了彼此的音讯。

  

  这时,我遇到了王成——一个热情如火的男人,他对我狂追猛打。王成爱我的方式很热烈,和陈帆的温吞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约会不是到星巴客就是到高级酒店,山珍海味任我选。我的胃却享受不了这些大鱼大肉,隔三差五就“罢工”。我总是若有若无地想起陈帆煲的汤,原来一个男人只有深爱一个女人,才会有那份为爱人下厨的心,原来只有爱人用心煲的汤才称得上鲜美,原来他一直像宠宝贝一样的宠我。

  

  王成体贴周到,为人处世八面玲珑,善于察言观色,情人节的时候,他送我上千元的香水,请我吃千儿八百块的情侣套餐,花起钱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可是我的心和胃却热不起来,吃着螃蟹的时候,我会想到陈帆,他现在在做什么,他会为别的女孩洗手做羹汤吗?

  

  有人说过:“当爱在身边时,你不会发现;当你发现时,爱情已经深入骨髓。”原来,陈帆亲手烹饪的饭菜不但入了我的胃,更进驻了我的心房。我终于明白他所说的话,有很多事情可以代表那三个字。厨房的每一寸空间,都写满“我爱你”,我的胃突然深切地怀念起陈帆做的那些鲜美而熨帖的食物。

  

  双休日的时候,我回到了我和陈帆租房的地方。房东给了我陈帆新换的电话号码。我打过去,说:“陈帆,我的胃又疼了,我想吃你做的鲫鱼豆腐汤。”陈帆沉默片刻,问:“是想念我做的鱼汤,还是想念我这个人?”我眯起眼睛似乎闻到了鱼汤的香味,顺口就说了一句:“人和汤我都要。”

  

  我又喝上了陈帆煲的汤,我又开始没有了淑女的气质,和陈帆斗嘴耍贫。陈帆说:“那天接到你的电话我哭了,是你让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。”我没有告诉他,我也流泪了,差一点我就错过他,错过属于我们的幸福!

上一篇:亲爱的,打击你是我自卑

下一篇:没有了